<noframes id="h7tdr"><p id="h7tdr"><output id="h7tdr"></output></p><menuitem id="h7tdr"></menuitem>

<p id="h7tdr"></p>

<p id="h7tdr"></p>
<pre id="h7tdr"></pre>

<pre id="h7tdr"><output id="h7tdr"></output></pre>
<noframes id="h7tdr"><output id="h7tdr"><delect id="h7tdr"></delect></output>
<p id="h7tdr"></p>
<noframes id="h7tdr"><p id="h7tdr"><output id="h7tdr"></output></p>

集名师、聚精英,旁听北大教授课程!—国际金融 施建淮

发布时间:2018-09-26 字体: 设置

集名师、会精英

旁听北大教授课程!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西南分院

第三学期第一次授课已经圆满结束

本次授课科目为

《国际金融》

 

 

最近,一个扎心的名词——“隐形贫困人口”走红网络,用以形容这样一类人:朋友圈光鲜亮丽,看似生活精致,实际上口袋空空如也。在中国不少年轻人开始习惯西方国家的消费习惯,他们越来越热衷于超前消费。
 

众所周知美国人的消费观念都是超前消费,尤其是现在的美国年轻人,没毕业就已经是人手好几张信用卡了,不止是年轻人,美国的中年人老年人都习惯提前消费,但是美国这种消费习惯也是受他们资本主义特性影响的,用一句中国的俗语来说就是“钱是找来的,不是存来的”,他们非常鼓励消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美国如果开始存钱了,那是不是经济会更发达?或者对其他国家更好?
 

其实在2005年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施建淮就做过相关分析。让我们从经济学专业的角度来看看,美国如果节俭了,对我们、对世界有什么影响?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施建淮
       《美国节俭了,世界将会怎样?》

 

按照中国的传统,储蓄是一种节俭的美德。对于一个国家或经济体而言,高储蓄率意味着经常项目顺差(如果储蓄率减去投资率大于零),后者又意味着净对外债权的增加。反之,低储蓄率则往往意味着经常项目逆差和净对外负债的上升。当今世界,美国堪称是最不节俭的国家,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其国民储蓄率一直在下降,2004年达到了11.2%的低水平。相对应地,美国经常项目持续出现逆差且逆差的规模越来越大,结果,美国目前的净对外债务余额超过了3万亿美元,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最大债务国。相反,中国则可谓节俭的典范: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国民储蓄率一直高于33%,2004年更是达到了44.5%的历史最高水平,也是全世界的最高水平。表现在经常项目上,中国自1994年以来,经常项目持续顺差,私人部门和官方持有的净对外债权余额因此不断扩大,2002年中国私人部门净对外债权余额据估计达到了4360亿美元,而官方外汇储备2004年已达6099亿美元。

 

一些经济学家对美国缺乏美德的不节俭行为进行了指责,认为“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反映了美国私人和公共部门低的不正常的储蓄倾向”,并且认为“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应通过刺激国内储蓄来解决”(引自罗纳德·麦金农和大野健一著:美元和日元——化解美日两国的经济冲突);而顺差国的政府官员们则对美国靠他们国家的贷款维持着高消费和庞大的支出而感到愤愤不平。

 

然而,这些经济学家和政府官员有没有想过,如果美国一下子节俭了,世界将会怎样?

 

我们知道,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是一个封闭经济,因此世界总储蓄一定等于世界总投资。如果将世界经济分为美国和其他国家两个部分,由于一国的经常项目恒等于国民储蓄减去国民投资,那么简单的推导便可知道:美国的经常项目与其他国家的经常项目一定互为相反数。因此如果美国变得节俭了,经常项目出现顺差,那么其他国家就必须变得不节俭,其经常项目就必须出现逆差。换句话说,美国不节俭和其他国家节俭是同一个问题的两个侧面,因此指责一个侧面而不指责另一个侧面是不正确的。

 

美国作为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其国内产出占据全球经济总产出的34%,目前的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了12万亿美元的规模,并且每年还以4%左右的较高的速度在增长。每年如此巨大的产出,当然要有相对应的巨大需求,如果美国一下子变得节俭了,变得少消费了,例如美国的储蓄率由目前的11.2%,一下子上升到目前中国44.5%的水平,那么美国每年因此多出的3.996万亿美元的国内产出就必须依靠其他国家的需求,即美国3.996万亿美元的产品将出口到其他国家(这是净出口,如果美国同时还从其他国家进口的话,其出口的数额还会更大)。当其他国家的需求大量转向美国产品的时候,对本国产品的需求便会不足,在其他条件一定的情况下,这些国家的经济便会出现衰退,失业就会增加……,对于实施出口导向发展战略的东亚国家而言,尤其如此。确实,在欧元区、日本和日本以外的东亚地区普遍面临内需不足困难的这个时代,即使仅仅是保持美国的国民储蓄不变(更不用说提高),今天的全球经济就将苦于因为太少的需求而引发的通货紧缩压力。

 

因此,全世界,特别是包括中国和日本在内的东亚国家,都应该感谢美国的不节俭。美国的不节俭正是美国对世界经济做出的贡献,正是履行了世界经济火车头的责任。正如中国对东亚地区贸易呈现逆差使中国发挥了东亚地区经济增长火车头的作用一样,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贸易呈现逆差使美国发挥了世界经济增长火车头的作用(美国经常项目逆差大体等于美国贸易逆差)。如果某一天,美国变得节俭了(经常项目出现顺差),其他国家就必须变得不节俭(经常项目出现逆差),那会是谁呢?是中国?还是日本?我们必须问问:中国、日本或其他哪个国家已经做好接替美国,承担世界经济火车头的责任了吗?如果没有,那么我们就希望美国不要节俭,至少不要那么快地变得节俭!

 

当然,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须受到跨时预算约束式的约束,即净对外债务(或资产)余额必须等于未来贸易余额流的现值,这意味着债务国的净对外债务余额最终必须靠将来的贸易顺差来支付,而不能永远靠借新债来偿还旧债。美国自然也不能例外。虽然美元作为关键国际货币的特殊性、美国资本市场的深度和流动性、以及美国相对强劲的经济增长势头,使得美国较普通国家能够将贸易顺差的实现推迟得更遥远些,但毕竟美国承担不节俭的责任也是有极限的。2004年,美国经常项目逆差达到了创纪录的6450亿美元(即2004年美国需要从其他国家净借入6450亿美元的资金),经常项目逆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高达5%左右,对外债务余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达25%。显然,世界经济不能指望美国无限期地承担不节俭的重负。

 

为了避免美国债务危机的爆发和美元急剧贬值的硬着陆局面的出现,其他国家必须参与分担美国的不节俭责任。为此,国际政策协调是必要的(仅仅要求美国私人和政府减少开支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而汇率政策的国际协调便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那种认为汇率政策是一国的主权,与他国无关,不容他国干涉的主张是不正确的。在一体化的世界经济中,各国经济相互依存,一国的汇率政策会对他国的经济利益产生影响,怎么能说与他国无关呢?如果不进行必要的国际汇率政策协调,各国只按自己的目标函数行事,其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囚徒困境式的结局:自由贸易体系的崩溃和包括本国在内所有国家经济增长的放慢或经济陷入衰退。


(本文发表于《21世纪经济报道》2005年4月18日,发表时有所删节)

 

课程:国际金融

授课教师:施建淮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日本大阪大学经济学博士,中国世界经济学会理事

 

 

 

 
教育背景

◆经济学博士,日本大阪大学经济学系,1996-1999


◆经济学硕士,上海财经大学数量经济研究所,1985-1987


◆数学学士,南京大学数学系, 1978-1982

 

 

研究领域

◆国际金融理论


◆货币理论与政策

 

◆国际金融市场


◆开放经济宏观经济学

 

 

讲授课程

国际金融,货币经济学(研究生),货币银行学,中级宏观经济学, 中级微观经济学,博弈论,高级宏观经济学II(研究生),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国际金融与货币政策(研究生)。

 

 

主要作品
 

近年学术论文:

 

◆“中国国际资本流动的影响因素——基于分类账户的实证研究”(与冯凤荻合作) 《经济与管理研究》,2017年08期。

 

◆“期限溢价的跨境传递和中美长期利率的联动——基于“非跨越宏观因子”期限结构模型的研究”(与杨镇瑀、宁叶合作),《金融经济学研究 》,2017年03期 。

 

◆“我国金融稳定指数的构建:基于主成分分析法”(与王娜合作),《南方金融》,2017年06期。

 

◆“利率关联性与货币政策独立性——基于中美国债市场关联性的分析”(与杨镇瑀、游丽萍合作),《商业研究》,2017年04期。

 

◆“人民币外部实际汇率的产业结构效应”(与陈智君合作),《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5年07期。


◆“经济均衡的产业结构与人民币内部实际汇率”(与陈智君合作),《国际金融研究》,2015年05期。


◆“汇率与通货膨胀”(与张岩、孙航合作),第七章,《中国通货膨胀走势和应对策略研究》(张健华主编),科学出版社,2013年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前景及其影响”, 《北京大学文科通讯》 2012年第1期
 

◆“汇率变动与通货膨胀”, 《中国金融》 2011年第18期
 

◆“中国应对资本流入的政策选择”,《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0年第3期
 

◆“汇率传递理论文献综述”(与傅雄广合作),《世界经济》,2010年第5期
 

 

 

学术著作:

 

◆《中国资本账户开放问题研究》(合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5月

 

◆《国际经济学》,(合著),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年
 

◆《汇率经济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
 

◆《国际金融学》,(合著),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第一版,1998年第二版
 

◆《江苏出口的商品结构和地区结构研究》,(合著),河海大学出版社,1992年
 

◆《国际投资与劳务合作》, (合著),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

 

 

 

其他文章:

 

◆“人民币“入篮”催化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北京日报》,2015年11月27日 03 版
 

◆“提高外汇储备管理水平(顺势而为)”,《人民日报》,2015年10月25日 05 版
 

◆“我国参与欧债危机救援的原则和策略”(与张汉林合作), 全国社科规划办《成果要报》,2011年10月
 

◆“现实的选择:力推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三足鼎立的国际货币体系”,《21世纪经济报道》,2009年5月16日,人大书报资料中心复印报刊资料《金融与保险》转载。
 

◆“从上世纪70年代滞胀看当前世界经济形势”, 《21世纪经济报道》2008年7月12日
 

◆“需要关注美国房价下跌及其影响”,《第一财经日报》,2007年10月12日
 

◆“升值是央行应对通胀的有效手段”,《第一财经日报》,2007年9月27日
 

◆“汇率虚无论是肤浅的认识”,《南方周末》,2007年8月16日
 

◆“中国开放资本账户的意义”,《经济观察报》,2007年6月4日, CHINA DAILY ,2007年6月22日转载
 

◆“为什么东亚货币需要对美元升值?”, 《国际金融报》, 2006年03月24日
 

◆“人民币一次性升值是否可行? ”,《21世纪经济报道》,2005年5月16日
 

◆“汇率浮动的一种技术分析”,《21世纪经济报道》,2005年5月2日
 

◆“美国节俭了世界将会怎样?”,《21世纪经济报道》,2005年4月18日

 

 

科研项目

◆汇丰金融研究院项目《中国资本账户问题研究》(主持人)。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汇率政策在应对通货膨胀中的作用》(主持人)。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人民币外汇衍生品市场发展对汇率和宏观经济的影响》(主持人)。


◆北京大学"十五""211工程"建设项目《WTO之后的中国经济》之子项目《WTO之后中国金融危机防范》(主持人)。


◆教育部留学回国人员科研启动基金项目《金融创新与长期经济增长》(主持人)。

 

 

荣誉奖励

◆2004年,《宽口径人才培养模式与经济学双学位项目》获2004年北京大学教学成果一等奖、北京市教学成果二等奖(主要完成人之一)。


◆2003年,获北京大学优秀教学奖。


◆2002年,获北京市第七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基于信息的双重危机模型及其在东亚危机中的应用”。
 

◆2002年,获北京大学安泰奖教金。


◆2001年,获北京大学安泰奖教金。


◆1999年,获Fuji Xerox Setsutaro Kobayashi Memorial Fund研究助成奖励。


◆1998年, 获 Kato Asao International Scholarship Foundation奖学金。


◆1996 -1997年,获International Exchange Foundation for Japanese Studies奖学金。